海归故事:我在硅谷的失败创业经历

2019-08-01 08:12 来源:未知

本文选自《Brian: 美国名校趣闻录》的博客,点击查看博客原文

肖克利手下的“八叛逆”离开了他这位糟糕的雇主,但是八个年轻人对于如何开公司还一无所知。不过值得称道的是,这八个年轻人很快学会了这一点,而他们的老东家——肖克利则直到公司倒闭也没有明白这个道理。

可能有些朋友已经知道我在斯坦福念书的经历,其实在那段时间除了在学校的学习,我还把大量的精力投入到创业的准备中,同时在硅谷也经历过一次并不太成功的创业。

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关键的历史瞬间会渐渐变得模糊,电子工业的高速发展似乎将这一过程也加快了。比如有种说法是肖克利创办了仙童半导体(Fairchild Semiconductor),这显然是错误的。也有不少人说仙童是硅谷第一家电子公司,这其实也是不对的。事实上,在仙童创办的半个世纪以前,这类公司就植根于硅谷了。虽然说直到70年代人们才叫这里“硅谷”,但是电子工业的种子早早的就在这里种下了。

创业的首要工作当然是组建团队。当时我试图寻找一些精通计算机技术的创业伙伴,以弥补我自身技术背景的不足。因此我参与了许多次斯坦福计算机系的活动,希望能在那里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同时为了能与来自各领域的优秀人才合作,我在斯坦福找了许多人,与他们谈论我的创业想法。然而我发现,虽然在硅谷,许多人嘴上都挂着创业二字,但当真的要进行实际操作时,还是有很多人会望而却步。

故事要从1884年说起,时任加州州长及参议员的铁路富豪利兰·斯坦福和妻子简·莱思罗普·斯坦福带着儿子在欧洲旅行,可很不幸的是,他的儿子小斯坦福在欧洲感染了伤寒去世了。悲痛的斯坦福夫妇回国后,决定用他的2000万美元积蓄和在帕罗奥多市的3561公顷的土地,创建一所大学。这座在原始蛮荒的牧场上建造的大学,以他的儿子命名——斯坦福大学。

同时,对于那些将会成为的创业伙伴的人,我也有着很高的要求。在我看来,我们团队需要的一定是那些在计算机方面有极高建树的人才。因为在编程方面,一个优秀的程序员的效率可能要比那些平凡的程序员高上一百倍。所以,我经常是一边构思着自己的创业想法,一边在校园到处寻找合适的伙伴人选。打个有趣的比方吧,同样是参加聚会,我的许多朋友可能是为了认识美眉所以去参加,而对我来说,却是视美女如“粪土”,只是冲着那些计算机系的学生们而去。

图片 1

值得庆幸的是,最终我还是找到了一些有同样创业想法的伙伴,建立起一个团队。他们都是斯坦福计算机系的硕士或者博士,在这些成员中,有毕业于东京大学、康乃尔大学、UIUC等学校的优秀人才。尤其是那名来自UIUC的学生,他对于计算机方面的研究成绩非常卓越,而且性格也和我非常合拍。尤其令人兴奋的是,当时他的实验室(斯坦福的博士生都拥有自己的一间实验室)正是Google的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在斯坦福期间所使用过的那一间。当时的我,热切期盼着幸运之神能再光顾这间实验室一次,因此,我带着满腔的热情,积极地开始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创业。

斯坦福大学

我那时对阅读创业成功的故事情有独钟,而在我所看到的那些事例中,成功的创业者有不少都是从他们的车库中起家的。比如惠普和Google,都是在小小的车库里创造了奇迹。也许是我有着点小迷信吧,在找办公室的时候,我特别地偏爱那些有车库的房子,我甚至还想直接租下当初惠普和Google的创始人用过的房间呢!

被人戏称为“农场大学”的斯坦福大学,前30年几乎无所作为,直到一个人的出现才改变了这一状况。这个人后来被称为“硅谷之父”,他就是弗雷德里克·特尔曼(Frederick Terman,1900—1982)。

当时的硅谷,正因为eBay,Facebook等网站的蹿红而刮起一阵新兴的互联网经济旋风。即便不制造任何实际的商品,只是为有需要的用户提供平台,而用户又能就能从中盈利。同时,那时也非常流行一种被称为“绿色科技”(Greentech)的理念,也就是通过科技倡导环保。我们团队抓住了这样两个潮流,打算建立一个服务类型的网络平台。我们构思的第一种服务是在线为用户制作简单的漫画,比如当用户上传了某张人物的图片之后,我们能为他们提供各种不同形状、大小和颜色的对话框,供他们自由拖移到图片上并加入文字,营造出一种漫画效果。这个构想来源于当时流行的“表现自己”的风潮。人们希望能通过更多方式来展现自己的想法,但由于并不是人人都有能力画好漫画,所以我们就设计出了这种能让每个人都轻易上手的漫画设计网站,来帮助他们表达自己的想法。

特尔曼是土生土长的“斯坦福人”,他的父亲是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教授,而特尔曼在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系读完硕士后,继续到麻省理工大学大学(MIT)攻读博士学位,毕业之后在MIT留校任教。如果没有意外,他也许会是MIT一位优秀的教授,著作等身然后退休。但是,一场肺结核改变了他的整个人生,也改变了斯坦福大学。

当然,在网站投入实际应用之后,我们发现只有这一个服务实在是太单薄了,于是我们又设计了一种帮助人们在网上寻找车位的服务。用户可以通过我们的网站寻找自己所处地方附近是否有可用的停车空位,从而节省了人们在路上四处寻找的时间。同时,我们还提供了一种车位共享服务,使那些邻近的用户能根据自己不同的停车时间进行车位的共享,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环境压力。

当时青霉素还没有被发明,这场病差点要了他的命。波士顿的冬天阴冷,在父亲的建议下,特尔曼回到气候温暖的加州养病。修养了一年,病好之后的特尔曼也不想回MIT了,母校斯坦福欢迎他这位学有所成的校友,将聘书送到了他的家里。于是特尔曼成为了斯坦福大学的教授,创办了斯坦福通讯实验室,开始在母校教授无线电工程学等课程。特尔曼深受学生爱戴,讲课风趣幽默又深入浅出,他创办的通讯实验室成果不断,很快成为美国西海岸的科研重镇,当时斯坦福大学的毕业生们,都将能进入这个实验室工作视为荣誉。

对于我们来说,设计这样的网站并不是特别大的难事,因为团队成员有足够的技术能力来达到各种要求。然而,我们的创业之路却并没有因此变得容易。相反,我们的进展始终很缓慢。在当时,我的团队包含了斯坦福优秀的计算机系毕业生,而他们,经常面临各种各样的诱惑。即使是一份简单的兼职工作,也能得到大约40美元一小时的丰厚待遇,而这当然不是艰苦的创业能与之相比的。因此在创业过程中,他们始终显得瞻前顾后、不够投入。同时,我也渐渐发现我们在事业方面的理念不合。大多数团队成员并不是特别敢于冒险的人,往往在决策时都倾向于选择一些风险较小的战略,而在我看来,只有敢于尝试才能做出与其他人不同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我与团队的分歧不断加深,最终我们的创业计划只能不了了之。但这段经历让我积累了最初的创业经验,对我后来的事业有很大的帮助。

图片 2

弗雷德里克·特尔曼(Frederick Terman,1900—1982)

1931年,特尔曼发现他的课堂上,有两个出色的二年级学生,一个矮矮胖胖的叫比尔·休利特(Bill Hewlett),另一个瘦瘦高高的,叫戴维·帕卡德(Dave Packard)。这是一对挚友,他们的计划是毕业之后就去创办自己的电子公司,但是特尔曼得知后,委婉的告诉他们:

TAG标签: 亚洲城ca888vip
版权声明:本文由亚洲城ca888vip发布于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海归故事:我在硅谷的失败创业经历